最近美国和OPEC联手将原油价格打压到高峰期的一半,世界上多数国家和评论多认为这是西方针对俄罗斯在乌克兰采用强势姿态,吞并克里米亚的经济制裁的一环。也的确,俄罗斯因其外汇收入过于依赖原油出口,在这种操作下卢布币值骤跌,经济陷入低谷。

同时,中国则趁机囤积原油,逐步建立90天原油储备库藏。俄罗斯外交对中国依赖增强,似乎一切都在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

更进一步,这种转变也被乐观主义者解读为西方利用定价权在过去20余年中搞得中国买啥啥涨,卖啥啥跌,窃取中国经济发展收益的长期政策的失败结局。

这真的是这一波原油大跌价的全部意义么?

我们首先看看油价以及各种原材料价格暴涨的那些年,中国是怎样挺过来,而且经济大幅发展的。

能源和原材料价格暴涨,事实上并不是仅仅卖给中国时涨,而是全球能源和原材料买家的成本都在上涨。在劳动力成本差距仍旧存在的基础上,西方国家并无法获得总成本竞争优势,而阻断中国成长为世界工厂。当时他们的理论是,能源和原材料价格暴涨,将导致海运空运成本暴涨,从而抵消中国的劳动力价格优势,引导制造业向发达国家周边的,可以被他们轻易控制的小型发展中国家回流,达到遏制中国高速发展的目的。

但是中国以一招非常中国式的策略击败了这一企图。那就是拼命投资改善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国内物流配套机制。这两点,前者民主国家学都学不到,后者小国打死也做不到。中国终于一家独大,能源和原材料价格暴涨政策结果非但没有打倒中国,反而养肥了发展中能源资源输出国。而这些国家因为中国是稳稳第一大主顾,第一大经济共同利益者,对西方发达国家日益离心离德。

涨价政策的确已经不得不寿终正寝了。

那么停止操纵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上涨,是西方的无奈投降么?

却也不是。

随着中国人均GDP的增长,在能源和原材料价格高涨的阶段,中国的工资优势渐渐减弱,而由于物流和配套的优势,中国在国际贸易上的领头羊地位仍旧无可撼动。如果能源和原材料价格有序恢复正常,中国将有机会继续采摘出口大国的优势果实,逐渐扩大内需,纠正国民经济对外贸过度依赖的问题,并以建立区域经济共同体的方式,挖走西方用以对抗中国的底牌,从而将过去20多年经济高速发展的果实巩固下来。

但是现在随着原油价格下降,各种依附于油价的原材料价格都会被迫下调。国际贸易中原材料成本就会随之下降。物流配套优势带来的成本也会随之下降。但是,劳动力成本却无法跟风下调,否则就意味着全面衰退。这样一来,中国出口企业得益于配套物流成本相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低的优势将被迅速湮灭。中国出口企业的成本优势将不敌其他劳动力成本更低廉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经济将在进出口总额双萎缩的情势下受到超出中国内需扩大速度的打击。这将让中国GDP增幅在进出口总额下降的打击下迅速收窄。

而这种外源的经济紧缩,将非但大大打击中国的经济发展信心,而且将导致中国国内的债务以及各种泡沫趋向破裂。同时,这将迅速将发展中国家从中国的潜在盟友推向中国的潜在竞争者的角色,恶化中国的国际环境。让中国提出的国际合作项目逐渐缺乏吸引力和竞争力。

在这种大背景下,俄罗斯总统普京“高兴看到OPEC不减产,这一决定对俄国有利”的表态就非常令人玩味了。

俄罗斯经济过度依赖能源资源出口,制造业因为国内劳动力价值高,缺乏竞争力。这也是普京振兴俄罗斯计划的最大痛脚。高能源资源固然能短期提高俄罗斯收入,却无法让俄罗斯恢复前苏联时期自给自足的状态,从而永远是跛足巨人。而一旦西方声西击东的能源新政导致中国经济混乱,相对劳动力成本随卢布大幅贬值而速降将使得俄罗斯获得一个复活国内制造业的契机。中国体量过大。出口能力受损的缺口其他小国再努力,也会被西方国家近水楼台先得益。而俄罗斯将面临进口相对成本上升,收入下降,通货膨胀的危机。可这样反而使得俄罗斯制造开始有利可图。西方忙于对中国落井下石,而俄罗斯武力却丝毫无损,内功反而得到改善的契机。

能源和原材料价格暴跌,名为打击俄罗斯,实为压缩中国经济转型,消化进出口拉动的经济增长果实的空间,摘中国桃子的连环计的新一招。中国如果仍然沾沾自喜,没有看到危机,一年左右之后,当问题凸显的时候,中国很可能就会失去最后的扭转乾坤的机会,步日本的后尘。

那么中国怎么做才能渡过这一,很可能是中国迈入发达国家行列的最后一道关卡呢?

中国的机会仍在。虽然已经损失了很多,但并未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中国的最大机会就在于行政效率。社会主义制度内在的,资本主义虚假民主永远无法望其项背的行政效率。保障这一效率的最大着力点就是公务员的主观能动性和工作积极性。他们必须回到工作有法可依,工作成果有奖励可拿的状态,和敌人比效率,比速度,摈弃和邻国的虫蚁之争,迅速建立围绕中国的利益共同体,加快抽取西方对抗中国的炮灰和杂牌军,将“内需”定义从中国国内需求扩大到以中国为核心的自由贸易同盟的共同内需,吸收潜在竞争者,而不是推离潜在竞争者。充分利用中国过去高速发展的惯性,将减速过程优化为膨胀过程,而不是单打独斗把自己反震成内伤。

美国选择的打压油价的时机非常准确。恰恰选在中国内部整顿,行政效率低下的节骨眼上。而且动作迅速,可谓“稳准狠”。中国现在内部整顿因为不是走法律途径,因此一下子副作用大爆发,如何迅速恢复公务员效率成为非常巨大的课题。中国这一“硬换档”遭遇美国发动的“风切变”。这一世纪博弈势必成为决定人类历史方向的一个关键节点。

希望中华民族能够迅速醒悟,拨乱反正,打赢这一世纪战役。

 
By fancia, 7. December 2014, 23:04 hr

First, why? It is well known that 64 bit java platform can run java code compiled in 32 bit development environment. However, some java codes call C++ libraries.
For example, if for some reason you will have to run a very old – stopped developing program, like jMRUI, which was programmed in the 32 bit era, with all 32 bit libs. If you load it with 64 bit java, the java part will run properly. However, the other old 32 bit c++ libs, like libfftw.so, will get wrong ELF class error, like
libfftw.so: wrong ELF class: ELFCLASS32 (Possible cause: architecture word width mismatch)

In this case, you must have 32 bit java platform to run it properly.

In 64 bit linux (CentOs for example), if you already have 64bit linux installed, like
java-1.7.0-openjdk-1.7.0.55-2.4.7.1.el6_5.x86_64
java-1.6.0-openjdk-1.6.0.0-5.1.13.3.el6_5.x86_64
and you try to download and install a 32bit version:
yum install java-1.6.0-openjdk-1.6.0.0-6.1.13.4.el6_5.i686.rpm
you will get
Examining java-1.6.0-openjdk-1.6.0.0-6.1.13.4.el6_5.i686.rpm: 1:java-1.6.0-openjdk-1.6.0.0-6.1.13.4.el6_5.i686
Marking java-1.6.0-openjdk-1.6.0.0-6.1.13.4.el6_5.i686.rpm as an update to 1:java-1.6.0-openjdk-1.6.0.0-5.1.13.3.el6_5.x86_64
Error: Nothing to do
which means that the yum wants to update the 64 bit version by the 32 bitc version. For sure this won’t work out.
However, java 32 bit version is surely possible to work in 64 bit OS.
You may look into /usr/lib/jvm and see the parallelly installed javas:
/usr/lib/jvm/java-1.6.0-openjdk-1.6.0.0.x86_64
/usr/lib/java-1.7.0-openjdk-1.7.0.55.x86_64

Then how to do it?
It is too much a work to self-compile java.
Here is a short cut:
1. You install a 32 bit linux virtual machine, or if you still have a 32bit linux computer, it will be easier. (Do not worry, I am not suggesting you to do your work in a slow 32 bit virtual machine.)
2. Install Java inside the 32 bit box, either virtual or real, does not matter.
3. Copy all content in the /usr/lib/jvm/java-1.7.0-openjdk-1.7.0.?? to your jump drive using
rsync -av java-1.7.0-openjdk-1.7.0.?? /your_jump_drive/
4. Plug your jump drive into your 64bit computer, copy the java to its proper place:
rsync -av /your_jump_drive/java-1.7.0-openjdk-1.7.0.?? /usr/lib/jvm/
5. Now you have your 32bit java in your lib location. You may leave it as is, or cover it by running
yum install java-1.6.0-openjdk-1.6.0.0-6.1.13.4.el6_5.i686.rpm
This time it will work.
6. Modify your script of starting your java program. As for jMRUI, revise the file
jmrui.sh
replace the work java with
/usr/lib/jvm/java-1.7.0-openjdk-1.7.0.??/bin/java -d32
where the ?? is the subversion of java you installed. For my current case, 55.
To make the file from
java -Xss2m -mx1200m -Djava.library.path=lib -jar lib/mrui.jar
to
/usr/lib/jvm/java-1.7.0-openjdk-1.7.0.55/bin/java -d32 -Xss2m -mx1200m -Djava.library.path=lib -jar lib/mrui.jar
Now, your old 32bit java based software will work properly.
Have fun!

 
By leizhou, 27. August 2014, 16:25 hr

Remember to add read privilege to httpd_sys_script_t
as of
allow httpd_sys_script_t httpd_sys_script_exec_t:file { append create unlink write read };
allow httpd_sys_script_t httpd_sys_script_exec_t:dir { add_name write remove_name read };

 
By leizhou, 15. August 2014, 13:53 hr

“共产主义如何实现”是一个”自古以来”还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

中国做为“资本论”发表近150年来唯一一个成功的社会主义国家,有责任探索一条领导全人类步入共产主义的道路。

马克思作了这样的概述:“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在迫使个人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其他著作中也曾对共产主义社会进行过论述。综合他们的观点,共产主义社会有以下基本特征:
(一)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质财富极大丰富。在共产主义社会里,由于生产力的极大发展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物质财富不断涌流,社会产品极大丰富,达到可以满足整个社会及其成员需要的程度。
(二)社会成员共同占有全部生产资料。在共产主义社会里,生产资料的占有关系彻底摆脱了私有制的束缚。生产资料和劳动产品归全社会公共所有,劳动者本身既是劳动者,又是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者。
(三)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则。社会成员将尽自己的能力,最大限度地参与社会劳动和工作,社会将根据每个成员的实际生活需要,分配个人消费品。消除了社会主义时期实行“按劳分配”存在着的某些事实上的不平等现象。
(四)彻底消灭了阶级差别和重大社会差别。在共产主义社会里,由于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产生剥削阶级的社会条件不复存在,阶级和阶级差别都将消灭,城乡之间、工农之间、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之间的差别也将消失。
(五)全体社会成员具有高度的共产主义觉悟和道德品质。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劳动已经不是谋生的手段,而是人们生活的第一需要。劳动者都具有高度的科学知识、广泛的专业知识和高尚的道德品质,在体力智力等方面得到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成为共产主义新人。
(六)国家消亡。随着阶级和阶级差别的彻底消灭,作为阶级统治工具的国家将完全消亡。那时,管理公共事务的机构虽然存在,但它的社会职能已经失去其阶级性质。

虽然马克思及其他共产主义的先驱者未能指明一条通向共产主义的康庄大道,但是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不断深入,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通向共产主义明天的途径正在逐渐显现。

共产主义的第一个特征:
(一)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质财富极大丰富。

在一个国际分工日益细化,原材料产地和最终产品消费地日益全球化的今天,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物质财富极大丰富本身要求存在一个解除了人为阻碍,包括政治壁垒,意识形态壁垒,贸易壁垒,种族壁垒,宗教壁垒,语言壁垒的国际自由贸易联盟。欧盟是这种联盟的第一个比较成功的尝试。但是欧盟并没有在解除包括政治壁垒,意识形态壁垒,种族壁垒,宗教壁垒上有所贡献。而东盟10+3,将是世界上第一个大规模的涉及不同政治制度,不同意识形态,多种族多宗教多语言的的自由贸易联盟。这个联盟将是一个涵盖1/4的地球人口,1/8的地球总面积的庞大自由贸易网络。这个网络内部的物流,在中国先进物流体系的支撑下,可以达到或超过全球物流总量的1/3。如果能够建立,将代表全人类走出“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的第一步。

(二)社会成员共同占有全部生产资料。
东盟10+3的范围之内,中日,中韩,中朝,中国和南海周边国家,对相关海域有非常冲突的权益诉求。这种诉求无论在双边机制下,还是在多边机制下,都天生不可能取得让双方人民都满意的划界结果。模糊划界必将导致问题冲突不断,祸延子孙。而东盟10+3如果如同欧盟一样,打破国界壁垒,取消关税壁垒,实现货币一体化,进而超越欧盟实现内部土地和海域管理一体化,东海南海划界问题自然消弭于无形,而成为联盟内部全体人民共同拥有,平权开发,共同受益,共同保护的价值庞大的生产资料。这将为世界范围内人类如何集体拥有管控保护自然资源探索出一条前人从未尝试过的,和资本主义社会壁垒分明的“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的概念完全不同的新路。这种实践,将为国际共产主义道路奠定下第二块基石。

(三)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则。
虽然在地区性经济合作体制下,这一点没有可能针对个人进行实践,但资源调配,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布局,人口流动等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都可以在东盟10+3框架下由主导国中国领导,帮助较小的成员国克服财政和动员能力困难,集中布局合理规划。中国规划中的东南亚大铁路,南海人工岛群,以及华为,中兴领军的亚太通信网络建设,克拉地峡运河计划等等,都是在一个经济共同化的东盟10+3的大平台上,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布局角度,打破国家壁垒,实现各成员国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大舞台。这种宏观层面的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实践,将随着文化和经济的融合,逐渐细化,为国际共产主义奠定第三块基石。

(四)彻底消灭阶级差别和重大社会差别。
东盟10+3的一个不同于欧盟和其他国家联盟的最大差异就是,其成员国经济规模,发展程度,社会结构迥异。如果联盟建成,人员流动壁垒将大大减弱。中国主导的东南亚大铁路将贯穿所有国家,包括日本韩国间跨海隧道,马六甲跨海隧道,直至中国–台湾–菲律宾跨海大桥,将东亚东南亚连接成一个整体。任何人只要掌握相当的专业技术知识,就可以跨出本族本地区的限制,在联盟内其他地方找到发挥自己特长的工作。这种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民族大融合,将不同于美国黑人白人间的种族歧视的艰难消除,不同于中国古代战争和异族统治强加给中国的民族融合,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实现各地区各民族在共同共享的经济利益下,平等自发和平地实现。其中世仇的民族,如中日韩,中越,将在这种和平大发展的环境下,一笑泯恩仇,为共同富裕和平共存的目标改善自己的生活。儒家文化将成为这一进程的有效润滑剂。这种实践,将渐进地,自发地消除全地区的阶级差别和社会差别,为国际共产主义奠定第四块基石。

关于第五和第六,这个不是东盟10+3机制所能够开启的。

但是,东盟10+3机制一旦成功运转,上海合作组织就可以吸取经验跟进。两组织融合,将构建拥有超过地球1/3人口,1/3土地,1/2物流,1/2产值的,无论从经济上,还是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全面压倒任何与此竞争的资本主义自由经济联盟的庞大国家联盟。

在这个联盟的框架内,一条资本主义社会永远无法想象的公民权利:“人民拥有获得知识的权利”,将可以顺理成章地在联盟共享知识产权的框架协议基础上逐渐实现,而为第五条“劳动者都具有高度的科学知识、广泛的专业知识和高尚的道德品质,在体力智力等方面得到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奠定基础。

这个联盟将拥有东盟10+3 13国,上海合作组织除中国外再加5国,吸收蒙古伊朗巴基斯坦等观察员国,并依据需要进一步扩大,吸收巴西南非等金砖国家,以及朝鲜,尼泊尔,东欧前华约国家等,达到25+个成员国。国家间协商机构将逐渐取代多数各国独立的国家机制,例如金融管理,基础设施布局,联盟防务,等,逐渐成为非政治色彩的联盟专业机制。这将为各国政府的消亡开启一条道路。

在这个图景中,东盟10+3机制是一切的第一块奠基石。

中国做,或者不做,自决之。

 
By fancia, 9. July 2014, 12:44 hr

今年以来,中国的社会风向开始发生系统性的转变。

首先是全国律师协会联手公检法整顿律师队伍。随后,中纪委驻社科院纪检组组长张英伟公开批评社会科学院被 “境外渗透”。同时,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全国大范围清查在华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NGO)。

这种系统性的,互相关联的动作,不可能出自个别人的独出心裁,而应当是中国新一代领导层改变中国的大动作的冰山一角。

自从习近平总书记去年三月提出“中国梦”的概念后,这个“中国梦”到底是什么,答案正在逐渐清晰起来。

对习总书记的政策指向,国外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解读。

一种认为他有红卫兵情结,要复活毛泽东时代;一种认为他最终会推动政治体制改革,但起初不得不打左灯向右转,来平衡反对意见。

这两种解读都一厢情愿。第一种解读错估习近平,尤其低估那整整一代人对那个时代的复杂情感。第二种同样错估习近平,尤其错估他对当代世界的认知。

实际情形要复杂得多。

毛泽东是共产党政权的开创者,习近平的政策不会了无新意地照搬毛主席当年并非非常成功的做法,但毛泽东思想中对中国共产党党有利的部分他也不会拒绝。他对毛泽东思想的取舍,会根据当前中国共产党的利益来决定。

习近平在墨西哥怒斥西方国家指手画脚,不是政治辞令,而是真心话,反映他对所谓的普世价值、对西方模式的虚伪宪政,尤其对国际上打着人权旗号干预别国内政,是明显不认同和强烈反对的。民主可以讲,法治可以讲,但要由中国自己来解释,为我所用。西方形式的自由和宪政是绝对的高压线。凡可能削弱党、凡可能对党的领导地位构成实质威胁的,都属于所谓“西方民主”或 “美国民主”,都属于高压线,都要坚决打击。党不仅不允许夺权,而且不允许分权。党不仅决不放弃绝对领导地位,而且不接受任何制约。党内如果有腐败,党自己动手术, 有问题自己来解决,绝不接受任何压力。这点不做任何让步。

习近平主席在党内的会议上反复抨击“极端势力和思想”。他主张走一条既不左倾也不右倾的中间道路。何谓“极端”,他这两年的执政实践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在习主席看来,主张回到毛泽东时代而否定改革开放的,和主张向西方多党制宪政转型的,都属于“极端势力”,都等于挑战他的“中间道路”。

对于习主席的这一思路,可以从《环球时报》的近期多篇报道查其端倪。在环球时报近期的政论文章中,只要主张宪政,主张分权,都被贴上“偏执”的标签。

而在西方国家的执政理念上,恰恰是宪政和分权,才属于中间道路。西方式宪政和分权的最大特点,就是强调中和、均衡,警惕与遏制任何极端。否定宪政才属于“偏执”的“极端思想”。拒绝制衡才是让其他各种“极端”或“偏执”造成巨大社会破坏力的根源。抛弃宪政而主张“中间道路”,在西方政治理论体系中无异于缘木求鱼。

这种认知上的冲突,既是习主席面对西方论调的基本立足点。习主席的执政模式,表现出他对中国政坛上贪污腐败的官僚集团、权贵集团的厌恶,但是他绝对不怀疑中国共产党执政的绝对性和合法性。 反之,他认为贪腐泛滥,官僚集团、权贵集团横行正是党的领导受到侵蚀的结果。官场越贪腐,越需要加强党的领导,越需要一个强大的,说一不二的党主持公道。

他相信党可以成为超越性力量,超越贪污腐败,出污泥而不染。他本人则是这个超越性力量的总代表,即终极性的超越力量。他要率领超越性的党开创属于他自己的时代。

这抱负不能说不远大。可问题是,他全部信心的基础,即党的超越性不是任何人凭一己之力可以维持的。毛泽东没有维持住,文革以悲剧告终。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本身就是对党的超越性的松动。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党越是垄断一切,就越跟现实利益纠缠不清,就越成为腐败和滥权的温床。在中国的历史上,靠个人的英明,专注,和敬业,不少帝王成就了短暂的盛世,却无法留下一个可持续的强大国家。

最近一段时间为中国人民广为称颂的反腐风暴,中央派出的工作组挖出了很多腐败的大鱼。人民终于看到了喜闻乐见的“打大老虎”。这就是在说,前几任的总书记没有负起责任来,放任了党内的腐败。习主席的解决之道就是他领导的中央,以空前的担当负起全部责任,作为终极性的超越力量,自内而外自上而下整肃全党,恢复党的纯洁性。他坚信,只要把党整好了,真正脱胎换骨了,中国国家政治体制的优越性,就会发挥出无与伦比的效率和能量,将中国建设成无与伦比的强大国家。

2008年以来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即自由资本主义世界性的退潮,强化了习主席的判断,鼓励了他对中国政治体制的信心。这是习近平强调“三个自信”(即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源头。他坚信,中国共产党有充分的民意基础,中国的政治体制是中国人民选择和认同的。只要给他时间和空间,他的目的一定能达到,一定会挽狂澜于既倒,解决中国人民最反感的贪腐问题。

但当家才知柴米贵,习主席当选掌握全局之后,才了解到党内腐败已经和中国的经济体系形成了盘根错节的网络。纵然他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最后都发现始料不及。利用清党行动打击腐败和保持国民经济健康发展形成了尖锐的对立。反腐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条路必须硬着头皮走下去。因此,强硬打击不同声音,为党争取缓冲空间就成了当务之急。

习主席的这种做法,却和中国现实的社会心态形成了强烈的矛盾。今日中国处在从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进军的关键时刻。农村过剩劳动力的城镇化,住房的普及化,环境保护和发展工业的尖锐矛盾,水资源的缺乏,等等仍然是比腐败更加切合人民生活质量和幸福成度的社会因子。这些问题的缓解,非常依赖于一个高效的行政体系。如果在这些方面出现纰漏,将给予敌对势力更关键的民意支持。当下中国因市场化、互联网尤其全球化的拉动,一旦经济发展受阻,各种社会矛盾就会面临雪崩式爆发。这即意味着,改造共产党是一场豪赌,比当初蒋介石改造国民党的难度要大得多。如果没有奇迹,这场豪赌难有胜算。在加上现在中国面临的敌意增加的国际环境,中国共产党选择这个时机清党,在时间上和空间上,都缺少回旋余地。

习近平主席上任初期,在没有彻底掌握问题的复杂性之前,就以前任领导人所没有的自信和强势,向党内腐败宣战。一年多之后,随着工作组反腐的副作用逐渐显现,为了维持社会稳定,他被迫也对党外开战。对带路党开战的同时,也对毛左开战。霹雳反腐的同时,强力压制民间的不同意见。习近平上任后,这种龙战于野的情况一直并存。

这一趋势,反映了中共中央当下施政的基本思路:

其一、最大力度反腐,最大力度推进以“制度自我完善”为总目标的各项改革,以争取人心,重塑共产党的群众基础,给党的脱胎换骨争取缓冲空间。

其二、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不给予任何潜在的竞争者生存空间,震住他们,不让任何人崭露头角,谁露头就打击谁。打击大V, 打击带路党,打击毛左,打击美粉,日粉,…,通过强硬打击,遏制所有可能的竞争者,直至把他们从主流社会中赶出去,彻底边缘化,不给他们任何空间。让鼓吹西方式民主宪政的声音在中国完全没有立足之地。

去年以来中国国家与社会关系持续紧张,正是这一系列举措的结果。对民间和学术不同意见强烈的排斥性和攻击性,无疑已构成习近平第三条道路的鲜明特色。

习主席的“中间道路”的最低纲领是党的改造。最高纲领或者说中长期目标,则是实现民主、法治、公平正义,把权力关到笼子里。即:好事我会做,不许挡我路。中国式的民主法制,最终是党领导和管理下的民主法治。中国的公平正义,是所衡量的公平正义。中国共产党代表中国人民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但共产党是笼子的看守者。这样的“中间道路”,既不同于实践基础薄弱的原版马克思主义,也不同于除了专政还是专政的列宁主义,也不同于跟传统实行最彻底决裂、打倒封资修的毛泽东思想。

习近平强调中国的现实需要跟中国传统尤其跟儒学对接,强调学习人类共同文明,这比历史上的其他形式的社会主义实践更具柔性。但这种执政理念,仍旧过度依赖他个人的英明和果决以及正确性,而难以形成制度性的可持续的党内自我更新机制。从历史的经验教训看,这样的“中间道路”难免人走茶凉。即便就当下而言,种种政策的冒险也过头了,这尤其表现于中国基层公务员在工作组的威压下如履薄冰,无所适从的状态,以及这种状态下状况频出的社会现实。在网络上,中央带头打压大V,就造成网络论坛暴民化,喷子万地跑,帽子满天飞。

中国社会事实上已经是多元社会。多元的社会力量之间,已经自然形成某种程度的微妙均衡,国家与社会也有某种程度的微妙均衡,彼此谁也不能零和,必须共存,无论喜欢与否。民间社会的自我生长非但不会打破均衡,反而会增进均衡,毕竟国家比社会还是强势很多。

但从去年迄今,国家暴力对民间社会越来越情绪化,越来越不知克制,把民间社会的自我成长当敌人,大有阶级斗争天天讲的态势。国家与社会关系日渐刚性化,对网络不同意见的宽容度越来越低。

回顾历史可以发现,过去三十年不但是经济持续增长的三十年,但至少在网络社区上,何尝不是讨论趋于平和,增加宽容性的三十年。可最近一年以来,网络暴戾之气日益增长,喷子党帽子党堪比文革。任何和国家当前政策不同的意见,都被扣上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帽子。这不只是对爱国的不同意见者的构陷和伤害,对国家自身其实是更大伤害。须知,任何一个正常国家即文明国家,都不会以自己的公民为敌人。它的敌人只会来自外部。公民则是国家的衣食父母,是国家全部力量的源泉。国家对自己的公民只会敬畏有加、呵护有加,这才是国家的本份,必须这么做,国家才有合法性。越是把自己的公民当敌人,越等于自证不合法;国家越是将不同见解的爱国者划归敌人,其不合法也就越不容争辩。

显然,这等于道义上的自我摧毁。这条路,不能再走下去了。

 
By fancia, 27. June 2014, 00:18 hr

make sure /usr/bin/as and /usr/bin/strip are the latest version.
cd where_python_downloads_are.
yum install python27-python-devel-2.7.5-7.el6.centos.alt.x86_64.rpm python27-python-libs-2.7.5-7.el6.centos.alt.x86_64.rpm python27-python-2.7.5-7.el6.centos.alt.x86_64.rpm python27-runtime-1-10.el6.centos.alt.x86_64.rpm python27-python-setuptools-0.6.28-7.el6.centos.alt.noarch.rpm
export PATH=/usr/lib64/qt5/bin:/opt/rh/python27/root/usr/bin:/usr/local/sbin:/usr/local/bin:/sbin:/bin:/usr/sbin:/usr/bin
export LD_LIBRARY_PATH=/opt/rh/python27/root/usr/lib64${LD_LIBRARY_PATH:+:${LD_LIBRARY_PATH}}
export MANPATH=/opt/rh/python27/root/usr/share/man:${MANPATH}
yum install blas-devel lapack-devel
easy_install-2.7 numpy
easy_install-2.7 nibabel
easy_install-2.7 networkx
easy_install-2.7 mercurial
easy_install-2.7 scipy
easy_install-2.7 traits
easy_install-2.7 nipype

easy_install-2.7 pip
pip install python-dateutil
pip install configobj
pip install nose

cd [sip]
make install
yum install qt5-qtbase-devel qt5-qtbase-postgresql qt5-qtbase-odbc qt5-qtbase-gui qt5-qtbase qt5-qtbase-mysql
cd [PyQt]
python2.7 configure-ng.py
add “-Xlinker -zmuldefs” in the LFLAGS line of [PyQt]/QtCore Makefile
make
make install
cd [pathmap]
python2.7 setup.py install
cd [filer]
python2.7 setup.py install

# The following will install and test the dcmstack package
pip install sphinx
pip install numpydoc
pip install mock
cd [dcmstack/dcmstack-master/doc]
make html
python2.7 setup.py install
python2.7 setup.py test
nosetests

 
By leizhou, 25. June 2014, 11:18 hr

to list all installed packages in alphabetical order:
rpm -qa –queryformat ‘%{NAME}.%{ARCH}\n’ | sort

 
By leizhou, 24. June 2014, 13:20 hr

packages:
python27-2.7.6-3.ius.centos6.x86_64.rpm
python27-backports-ssl_match_hostname-3.4.0.2-1.ius.centos6.noarch.rpm
python27-libs-2.7.6-3.ius.centos6.x86_64.rpm
setuptools-5.1.zip
python27-backports-1.0-1.ius.centos6.x86_64.rpm
python27-devel-2.7.6-3.ius.centos6.x86_64.rpm
python27-setuptools-3.6-1.ius.centos6.noarch.rpm

path:
/usr/lib64/qt5/bin:/opt/rh/python27/root/usr/bin:/usr/local/sbin:/usr/local/bin:/sbin:/bin:/usr/sbin:/usr/bin

Install site-packages
wget https://bootstrap.pypa.io/ez_setup.py -O – | python

Install extra packages:
python setup.py install

 
By leizhou, 18. June 2014, 17:47 hr

rpm -V $(rpm -qa) > packagecheck

 
By leizhou, 14. June 2014, 07:41 hr

It was reported as BUG 649550 on Redhat Bugzilla that some users complained that they could not establish a graphical connection to their servers since when they log in with ssh -X or ssh -Y, the terminal spitted out an error that it cannot lock ~/.Xauthority file.
This issue has been out there for years and many ways like relabelling selinux, remove .Xauthority, updating the xclient software so that it won’t need .Xauthourity-c file, etc., however always there are people who complained that nothing worked.
It is sure that this is a selinux issue since once you disable selinux and reboot the server, this issue always resolves.
However, this is not an acceptable solution since selinux has its reason to be enabled.
The problem is, that such denial was never caught by the auditing mechanism of selinux, you are clueless what new rules should be added in the local policy.
After intensive debugging, I found a new cause of this. Here is the detail.
On a scalable system, you have multiple servers, and your user profiles might have been scattered on multiple file servers. For the convenience of maintenance, you created links in /home/ to redirect user profiles to their actual location. You are sure that the selinux labeling of user profiles and user directories are correct. However, the links are out of your radar. They were left as default_t although their targets are user_home_dir_t. The selinux was puzzled by this inconsistency and refused to proceed as well did not report this denial, leaving an unuseable system. However, except for on the file server, all nfs maps system will be fine since selinux allows xauth to go through nfs_t.
Now the solution is obvious:
Do
chcon -h -t user_home_dir_t /home/*
to reassign all links in /home/ to their rightful labels.
Problem solved.

 
By leizhou, 20. May 2014, 12:44 hr

Syndication

December 2014
M T W T F S S
« Aug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Linkroll